Thawne

【双飞组】The Broken Mirror《破碎之镜》第一章

【前方警告:人物黑化!后期番茄酱弹幕来袭!】
【无人死亡】
【你信吗?】

除却这一点以及与之相关的、时常在夜间造访她的噩梦,安吉拉的人生几乎毫无污点,除非你硬要把她身为双性恋一事算上。家庭悲剧让移民自瑞士的少女一夜间失去了双亲,也赋予了她强烈的使命感。她无休止的质问:“为什么自己没能早点注意到父母的异常呢?”这个疑问伴随着她的童年,并让她最终攻读了犯罪心理学的博士学位。现在,37岁的她是特勤局的齐格勒博士,王牌心理分析师,同时为外勤特工提供心理咨询服务。

齐格勒博士的一天,从悦耳的三角铁闹钟开始。

安吉拉喜欢裸睡,奈何最近几天这一带的房屋供暖出了问题,她也只得换上了蓝色的珊瑚绒的睡衣。更衣,在跑步机上慢跑10分钟。吃掉前一天晚上备好的三明治,再喝一杯咖啡……一切妥当,步行前往欧文沃特勤局。

欧文沃是个蛮大的城市。白天,城市里的天空似乎永远是蔚蓝的,间或又一两朵白云飘过,弥漫着一股安详友好的气氛。“早啊,齐格勒女士!”看上去昨夜喝醉了,今天还没完全醒过来酒的红发青年人,她的邻居亚历山大,站在自家阳台朝她挥了挥手,而她回以甜美的微笑。短黑发的快递员少女莉娜骑车从她身边经过,充满活力的笑声回荡在她耳畔。负责她所在街区的警员塔里克,那个爱好航模的新人,也向她敬礼致意。

如果这座城市只有这一面该多好。

到达特勤局,打卡签到,来到她的办公室兼心理咨询室。今天没有预约,所以她可以好好审阅一下那份卷宗了……关于那位虐杀了安娜副局长还在之后从停尸间盗走了她的尸体,曝光了卧底中的行动小组组长加布里埃尔导致他全身50%三级烧伤至今仍未脱离生命危险的致命敌手的卷宗。

安吉拉忘不了他们。一个是当年击毙自己那疯狂的父亲救下自己的救命恩人,另一个是自己曾经的恋人……而她却发现了他们中一位的遗体,并不得不看着另一位在病床上苟延残喘,丧失了以往的一切英俊与威严。

抹去残存的泪水,停止那无谓又无声的哭泣。安吉拉开始翻阅卷宗:加布里埃尔的卧底行动,只有局里的探员们清楚。而遗体失窃时,方圆一公里的、所有与特勤局有关的监控摄像竟然都不翼而飞了。这说明他要么是局里的内奸,要么有办法骇入特勤局的核心网络。安娜副局长死于一间安全屋内,死因是服用了大剂量致幻剂后来自侧腹的一枪。尸体的面颊潮红、粘膜干燥以及瞳孔散大,再加上在血样中找到的酒精、口腔里找到的残瓣足以证明一切:有人使她饮用了浸过某种毒花的酒。尸体并没有遭到束缚的痕迹,可见虐杀是在安娜中毒后发生的。这既说明了安娜副局长认识并且信任这位杀手,收窄了搜索范围。又为搜寻杀手的行踪提供了两个可能的地点……

……而且他们都与我有关……

安吉拉的想法让她打了个冷战。难道真的会有谁盯上自己,一个无足轻重的心理医生?不好说,心理变态者的内心是难以捉摸的,他们的企图也常常难以与他们的行为匹配:她认识一位精神失常的空军飞行员,戴着他父亲收藏的翡翠戒指……

“……这都算些什么啊?”安吉拉感觉自己似乎走神了,拧了拧眉头,站了起来。她猛然发觉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而这意味着她错过了她最爱的芝士火锅。

然而安吉拉倒是没觉得有多饿。她只是颦蹙与叹息:比较起享用美食,她更在意的是身边人的安危。她宁愿一辈子不去吃芝士火锅,或者做一些代价更大的事情,只求将他们保护在她身边。

毕竟,她身边重要的人已经死伤得差不多了,不是吗?

作者的瞎扯淡:
之前遇到了一点心理危机……其实没什么主要是懒癌犯了嗯……(“懒癌是不兼容的,你将被删除!”)
在此向各位关注本文的客官致以诚挚的歉意。

评论

热度(17)

  1. 最爱小鹰法芮尔Thaw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