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wne

【双飞组】The Broken Mirror 《破碎之镜》第二章

法芮尔警官是一位令人敬畏的警官。除却她的母亲是安娜·艾玛莉,特勤局历任副局长中唯一的女性,也是最能打的一任。她本身也有着值得敬畏的美德:忠诚,包容,敏锐,执着……

不过,这些美德,现在人们都还没有发现:这些美德都是她在欧文沃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才被人发现的。而现在,她只是个刚刚到任的小巡警。她现在唯一显露出来的美德是坚强。

毕竟,即使是当年安娜遇害尸首又惨遭盗窃的惨案,也没让当时还未成年的她嚎啕大哭而不能自已:那只让她产生了献身正义,避免母亲身上的惨案再度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愿望。非要说这件事情给年轻的小鹰留下了什么负面影响的话,就是从此她不再笑,也很少再说话了。埃及裔的少女选择了警校,而之前由她母亲收养,大了她四岁且与她同病相怜的养姊安吉拉成了她的监护人。她用在特勤局工作的工资加上安娜的抚恤金供她完成了学业。

现在,初出茅庐的新人警探回到了欧文沃,回到了安吉拉身边:只不过不再与她同住,而是在她家旁边的一个街区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她尚未告知安吉拉她的回归,她准备待一切就绪,再给她可敬的养姊一个惊喜。她知道安吉拉喜甜,她甚至用勤工俭学挣的钱给安吉拉准备了一份瑞士巧克力。

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她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撞见了两个劫匪持枪抢劫银行。一番搏斗后她制伏了歹徒,右肩却受了伤。更不巧的是,银行保安是特勤局原先的保洁员,认出来了曾经常被母亲带去一同上班的小艾玛莉。

于是乎欢迎她回家的宴会在一种略显尴尬的气氛中展开了。除了依旧昏迷的莱耶斯,特勤局的高层基本到齐了。大家谈笑风生,感叹时局艰辛的同时给穿着一件红西装,右肩包着绷带的法芮尔传递些个人生经验:诸如这一带犯罪者的常用手法与破绽,几处易于藏污纳垢的场所。精通枪法的流氓老牛仔、行动组副组长麦克雷还坏笑着告诉了她几处红灯区的位置,惹得至今未经人事的埃及姑娘一阵尴尬,于是乎被当年差点当了她的继父的德裔老骑士莱茵哈特狠狠地拍了一巴掌,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环视一周,法芮尔忽然注意到安吉拉不在房间里。正欲询问,只听莫里森局长一声惊叹,安吉拉在网络犯罪组组长塞特娅的陪伴下步入了会场。安吉拉穿着一条金色的长裙,在黑色橡木地板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璀璨,隐约呈现出一种云母的质感,又仿佛夜空中的一轮明月。踏着一双蓝色的高跟皮鞋,莲步轻移踱至法芮尔身前。弯腰接过后勤处的林德霍姆先生递来的酒杯,略微举高,唇角稍扬,一个极具魅力的微笑。

那一瞬间,法芮尔只觉得耳畔回荡着高压蒸汽冲出壶口的尖锐哨音,面颊是红炽的锅炉,逸散出去的水汽便是她的理智。那一瞬间,什么时局艰辛,什么人生经验,什么灯红酒绿,乃至于“苟利正义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愿望……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现在她满眼满脑子满心,都只有那可人儿:安吉拉·齐格勒,身后闪烁着金色光滑宛若天降神女的安吉拉·齐格勒,她最爱的……

“欢迎回家,我最爱的妹妹。”

法芮尔奔腾的思绪卡在了一个尴尬的地方:是啊,她是你的养姊,瞎想什么呢,呆鸡!

在心里批判了一顿自己的图样图森破,接过莱茵哈特递给她的酒杯,挤出一个得体的微笑,高脚杯相迎发出一声脆响。

“谢谢你,我亲爱的……姐姐……”

法芮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把“姐姐”一词说得如此小声,只记得之后的一切庆祝,于她都索然了。

她知道法芮尔为什么把“姐姐”一词说得如此小声,但她只是笑而不语:她还想再享受一段时间这种秘密的喜悦。

另外,她不确定安吉拉的妹妹会不会比莱耶斯更走运些。

评论(6)

热度(26)

  1. 最爱小鹰法芮尔Thaw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