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wne

【双飞组】The Broken Mirror 《破碎之镜》第三章

【莉娜和埃米莉的主场】
【因为不知道暴雪爸爸的官配叫什么组好,再加上是双飞的文,私心依旧双飞tag】
第三章:

奥克斯顿是被天空背叛的一族。他们中很多人拥有属于自己的传记,大多以“从小,某某•奥克斯顿就向往着蓝天……”开始,以“伴随着光和热,某某•奥克斯顿的英灵永远的留在了蔚蓝的苍穹,投入了永恒的怀抱。”为结尾。

所以那个雨夜,当莉娜驾驶着装有被勒索不成、恼羞成怒的贩毒团伙启动了的化学炸弹的直升机,在特勤局同事们的怮哭中,在带电的、隆隆作响的云层中向上飞升时,她感觉自己充满了决心,毫不恐惧。

另一个原因是,她用领巾把上升拉杆卡住了,并且背好了降落伞。

莉娜•奥克斯顿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一声巨响和一道闪光后,她的全身突然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视野变成了紫色的,每一次呼吸都像在吸入火焰,然后是失重感和气流的划过脸颊的刺痛……最终是剧烈的撞击,和无尽的冰冷:闪电击中了她和机舱,炸弹提前爆炸,灌了她一大口毒气后把她从机舱里抛了出来。她从差不多一千米的高空中摔下,摔碎了全身几乎所有的骨骼和脏器,根据在场探员的说法,“当场丧命”。

然而,奥克斯顿的头盔下是一种思想,而思想不仅是不怕子弹的,也是不怕爆炸的。

有时候还会制造爆炸。

大约是一个月后吧,欧文沃多了一个幽灵义警的都市传说:每天晚上9:00以后,没有监控探头的巷子里会出现一个周身闪烁着幽幽蓝光的女飞行员,戴着飞行员头盔,穿着破烂不堪的飞行员夹克,用两把手枪和手榴弹血腥屠杀街头的毒品贩子、清剿他们的制毒窝点。她动作敏捷,难以用肉眼看清……最吓人的是,她似乎能穿过固体。有人称她为“闪光”,有人称她为“猎空者”。无论哪个名号,都足以令亡命之徒胆战心惊,战栗不止……

所以,当莉娜朝着法芮尔警探和围攻她的毒贩们,恶狠狠地吼出“I AM CORGI!”的时候,交火的双方都懵了足有半分钟,直到他们被她气急败坏地一拳一个打趴在地,并不知晓都市传说的警探才爆发出一阵狂笑。

臊得满脸通红,莉娜觉得自己大概真的要换一个代号了。不等警探反应过来,以手穿胸刺死了众毒贩,她在警探的怒吼中一溜闪电的跑远了:她大概需要让埃米莉亲亲才能爬起来继续打击犯罪了。

是的,我们的小奥克斯顿活下来了,怀揣着对贩毒团伙无尽的仇恨和一定程度上影响时空的异能归来。籍由着这项能力,她把自己由碎肉骨渣和破布条还原回了一个不稳定但活着的状态,却也陷入了为期一个月的昏迷。在这期间,一直是当时路过的漫画家埃米莉,她的前女友在照料她。温婉可人的红发姑娘奔放且痴情,还深谙她的内心与胃口,让变成了“活死人”的莉娜重燃了爱意,也将她的精神状态勉强拉回了“正常人”的范畴。

避开监控器的拍摄范围,必要的时候直接沿着墙壁翻过大楼。片刻间莉娜就返回了埃米莉的家,伫立在了门口:她和埃米莉约定过,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她不会闪现进去。掏出钥匙打开门,眼前的景象吓了莉娜一跳:埃米莉常穿的那套衣服,被一件一件的摆在地上,排成一条弯弯曲曲的线通向她们的卧室:先是那件她钟爱的红毛衣,然后是她的牛仔裤,再然后是她的一双袜子……天啊,那是她的内……

褪去了装备莉娜的脸颊绯红,心脏跳的飞快。顺着衣物线索一路来到卧室门口,她感觉耳边有人在低语,劝她做些糟糕的事情,她已经忍不住想象……

“亲爱的,皇家骑士来咯!”欢呼雀跃,她推门进去……然后发现埃米莉不整的被捆成一团,一旁伫立着一位端着步枪的蒙面人。

该死!

扑向对方,莉娜挡在了埃米莉和蒙面人之间。二话不说便以极快的速度挥去三拳,前两下被步枪格挡了,便暴露了她的破绽。蒙面人毫不留情,侧身避开第三拳的同时一枪射穿了莉娜的腹部。倒抽一口冷气,腹肌稍稍用力,周身亮起一层蓝光,修补了自己身体的莉娜左手抓住枪管向上推,使得蒙面人无法再瞄准她射击,然后用力一拽,把对方拉近身边的同时右手一记勾拳,狠狠地砸在她的面具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拳印。蒙面人却趁势松开了步枪让自己被打飞出去,就地一个翻滚滚到了埃米莉身边,然后掏出一把手枪,抵在了埃米莉脑后,迫使莉娜向后倒退。

“我知道你是谁,是什么,以及在乎什么。”诡异的腔调是变声器的结果,仿佛鸟鸣般尖锐。“别担心,我也在乎他们。”突然,她调转枪口,一枪射中莉娜的额头,不给她回溯的机会将她掀翻在地。又用枪托砸了埃米莉的脑后,房间里很快安静了下来。

“……我只是想确保特勤局的纯净。”

将停止挣扎的二人用床单裹挟,低语着的蒙面人退出了她们的爱巢,既没忘记收起埃米莉的衣物,也没忘记关灯锁门。公寓的走廊沉浸在一片阴暗的宁静里,就好像屋子的主人只是入眠了而已。屋外下起了滂沱大雨,给整座城市增添了一份昏昏欲睡的气息。

不过,天气预报说,这是场雷雨呢。

嘣。

评论(2)

热度(13)